首页 > 中方课程

一个王朝的背影

发布时间:2016-04-04 14:12:21           责任编辑:管理员           点击次数:2421

——《宋代文学专题》教学反思

中方教务  林杰

若不是唐朝打下的坚实基础,宋朝也许连这十八帝三百二十年都维持不了。国破山河碎,风雨飘摇、积贫积弱。然而,这并不妨碍她诗、词、书法、绘画、理学等“软实力”百花齐放。尤其是宋词,流传千古,遗世而独立。

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,上层建筑影响文化特质。唐人是浪漫的诗人,宋人是典雅的智者,处于那个璀璨的王朝之后,难免总被拿来比较一番。不同于唐朝大开大合的张扬浪漫豪放之气,宋朝在审美和创作上内敛许多,文人当官的特殊遭遇使得诗重理趣词贵精雅。

图片1.jpg

了解宋词必先弄清“词”的概念。作为文学形式的词,是传唱的,由两部分组成:曲调(即词牌)和词句。按律制调,依声填词,调有定句,句有定字,字有定声。外形上不同于唐诗“五言七言”、“绝句律诗”的严格规范,可单双调,做长短句,词也因此得名“长短句”。作为对概念理解的反馈,设置练习“将杜牧《清明》改为宋词,保持原意、原字数和顺序不变”,课堂上给足时间,讲解时结合诗意、词性等帮助理解,但这个题目有一定难度,其实可以更自由些,只需保持原意,可以适当增删字数调整顺序,给学生多的发挥空间,培养其学习宋词的积极性和乐观性。

词自晚唐产生,经温庭筠和李煜的雕琢,一路直下成为宋朝的“流行音乐”,虽经战乱,两宋更迭,也从未中断。由登不得大雅之堂的“媚俗”之作,囿于男欢女爱、儿女情长,至柳永、苏轼,将其大刀阔斧地改革,拓展题材内容,扫除颓媚之气,终于将宋词提升到与唐诗并肩的地位。李清照、辛弃疾、陆游等人又将国破家亡的沉痛与思考融入词作,使词更增添了一份家国情怀。因为题材内容选取的不同,表现方法和格调的迥异,宋词在呈现形式上有了两种不同的风格,即两大流派——婉约派和豪放派。该环节的学习除了认识两大词派典型的代表词人词作,还必须让学生明白:没有绝对分派别的词人,只有分派别的词作。苏轼以豪放著称,一样的《江城子》有“会挽雕弓如满月,西北望,射天狼”的豪气冲天,却也能唱出“夜来幽梦忽还乡,小轩窗,正梳妆”的思念;李清照一句“生当作人杰,死亦为鬼雄”误导了多少人对她的性别认识,却是婉约词宗“只恐双溪舴艋舟,载不动,许多愁”;柳永写尽女子的闺怨离愁“执手相看泪眼,竟无语凝噎”,“渐霜风凄紧,关河冷落,残照当楼”的壮美却也“不减唐人高处”……

图片2.jpg

王国维在《宋元戏曲史》中提到“凡一代有一代之文学:楚之骚,汉之赋,六代之骈语,唐之诗,宋之词,元之曲,皆所谓一代之文学,而后世莫能继焉者也。”文学形式、文学作品总会打上时代的烙印,究竟是时代成就了她们,还是她们渲染了时代,区分已无关紧要,毕竟在她们身上,后人总能觅到那个王朝的背影,哪怕是步履维艰……